当前位置:海丰新闻资讯 > 财经 >

陈志武:利率本质是资金价格 要用市场规律影响

时间:2020-09-10 09:30 来源: 作者:admin666

本报记者李晖北京报道

大幅降低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的相关规定出台半月,行业思考和不同意见表达仍在持续“刷屏”。

如何真正从市场角度出发更好保护借贷双方,并切实解决小微企业融资贵、融资难的问题?仅靠司法层面的“上限设计”是否能够禁绝高利贷?应该如何拿捏利率水平和金融普惠性之间的关系?

香港大学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学术顾问陈志武教授近期在接受《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专访时表示,靠人为和外部,而非靠市场规律来设置利率上限,实际的结果往往事与愿违。“改变利率不能靠一刀切,而应该尊重市场规律,去影响市场的资金供求。在此过程中,一个能保障借贷双方权益的市场环境,尤其是健全的法律体系、执法体系、契约精神等,非常重要。历史上,凡是加强利率限制的社会,结果都是导致资本市场无法向前发展;越严格限制借贷利率,就越导致资金短缺。”

需要找到合理的锚定标准

《中国经营报》:如何看待将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挂钩4倍LPR的合理性?

陈志武:挂钩LPR本身并没有问题,更需要我们关注的问题是为什么以这个基准的4倍,而不是5倍、10倍,也不是2倍、3倍?4倍的上限设定到底基于什么?

当法定利率太离谱、借贷风险太高的时候,市场会按照自己的规律去确定借贷利率,如果由此确定的利率太高,交易两方就会走入地下。现代社会中,任何行为、纠纷和冲突都应当得到法律的管辖,司法有责任介入。法定利率上限一旦一厢情愿地设置得太低,那只会制造更多冲突,威胁社会稳定。

《中国经营报》:依靠司法层面的“上限设计”的初衷是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这对普惠金融会产生哪些影响?

陈志武:设置利率司法保护上限的原意是好的,但是我们在制定政策的时候不能一厢情愿,否则往往会违反市场规律,甚至产生相反的结果,事与愿违。

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利率也是价格,是资金的价格。市场上对资金需求多、供给少,当然会使利率高企。法律和行政环境越是偏袒借款方、打击放贷方,就越不会有人愿意把钱贷出去,借贷交易就越不安全,利率必然会更高。如此,我们不能只看利率高低而忽略对作为投资者的放贷方的权益保护环境。另外,对借贷利率限制得越死,就越是牺牲金融的普惠性,让普通人和小微企业借不到钱。

古往今来有很多相关的案例值得借鉴,古巴比伦和中国近现代都曾试图通过设置较低利率上限的方式去帮助百姓和小微企业,结果令资金的供应量进一步减少。

融资之所以难,是因为资金的供应不够。一厢情愿地把利率司法保护上限设置得过低,那就等于打掉资金供应方的动力,资金供应就更少,融资就更难了。

尊重《合同法》和市场规律

《中国经营报》:近年来出现不少因高利贷、套路贷导致暴力催收等问题,除了设置利率司法保护上限这种方式,还有哪些方式可以切实维护出借方与借款人的权益?

陈志武:较好的办法就是按照《合同法》处理。如果任何借贷关系都能受到法律保护,契约风险就可以降低,所要求的利率也会低。这是解决高利贷问题、融资难问题的根本办法。如果契约的安全性不足,甚至也得不到法律保护,谁还愿意去放贷呢?那种情况下,放贷方更会无止境推高利率。

我们应该思考如何改善契约执行环境、诚信环境,从而降低契约风险,再通过资金市场、资本市场方方面面的发展把经济风险也降低,这样契约风险溢价要求低、经济风险溢价要求也会低,最后总体利率就会低。金融交易自由度越高,金融竞争力越强,资金供给就会增加,资金价格也能下降。

《中国经营报》:在地方执法层面具体需要注意些什么?

陈志武:从很多判例也可以看到,一些地方司法人员并不具备专业的金融知识,甚至不了解APR和IRR的计算方法,这导致具体执法、司法层面要面对很多挑战。我期待更多司法人员多学一些金融知识,多了解金融市场的逻辑。

一个典型的例子发生在1833年的秘鲁,该国新政府决定废除禁止有息放贷的法律,放开借贷业务。此后的几年间,政府把月息上限逐步调高,到1838年干脆将利率上限完全取消,放开金融交易。在废除利率限制之后,利率水平的确较以前上升17%。但值得注意的是,之前的借贷交易中,精英借的贷款占所有借款交易的比例超过40%,而完全放开利率之后,精英借款占比下降到5%,这显示金融解放之后,多数借贷资金流向了普通老百姓(603883,股吧)家庭,而不是只为精英服务。

执法与司法层面应该做的就是:既保护好放贷人的权益,也保护好借贷人的权益,让他们有纠纷的时候,不管借贷利率是多少,都可以从正规的法律途径得到解决,如果直接对超过一定标准的借款撒手不管,只会导致更多暴力催收。

《中国经营报》:如何看待目前国内可能存在的消费信贷过度发放问题?

陈志武:这应该是不同金融机构依据各自能承受的风险来进行自主决策,但不要去阻扰借贷消费。一个简易的经济学原理是,大家年轻的时候收入最少但花钱需求最大;中年和老年阶段应是财富最多的时候,但消费需求、消费意愿又是一辈子最低的时候。这两者之间显然充满矛盾。金融工具正是为两个现实带来的矛盾提供了调合的出路,通过金融工具让年轻人借一部分未来收入到今天花。可惜消费金融的这种贡献往往被忽视了。

(编辑:何莎莎校对:颜京宁)

上一篇:未履行回购义务致被动减持,首航高科控股股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