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二手电动车

昆山砍人案 谁是“受害者”? 正义应有方向

发布日期:2021-10-05编辑:电动车分类:二手电动车

    来源 | 清哲木、令狐卿、茶话财经事等网络综合资讯整理

     

    昆山砍人案,从发案之初就被社会所盯上,这是一件好事。司法够公正,就能够自信。办案可以不考虑网友的情绪,但必须尊重基本的事实,尊重法律的价值。

    一个案子,不同的人能够看出截然不同的感受。昆山砍人案,又是一例。

    *************************************

    昆山砍人事件,正义应有方向

    8月27日晚,昆山市顺帆路与震川路交叉口处,发生一起持刀砍人案件。2分43秒的现场完整监控视频正在网上热传。

    视频显示:晚上21时36分,一辆宝马车直行方向红灯状态,其转向从机动车道上压实线进入非机动车道,撞上前方一辆电动车。宝马车后座下来一男一女,女的将电动车推倒路边台阶后,两人上前跟电动车男交涉,期间电动车男拨打手机可能是要报警,而两人转身离开。这时,宝马车司机突然下车,手指电动车男不顾拉扯冲上去,一顿拳打脚踢,之前车上下来的男子也参与其中。电动车男左躲右闪,被打的连连直退。宝马司机嫌打得不够,跑回车里拿出一把长刀,对着电动车男一顿乱砍。谁知砍的过程中,长刀脱手掉到了马路上。电动车男抢前一步捡起长刀,宝马司机上前夺刀,摔倒在地。电动车男反过来对着宝马司机一顿乱砍。宝马司机中刀后转身逃走,电动车继续追砍至监控画面外。根据报道,宝马司机后因失血过多死亡。

    1.纠纷由交通事故引起,主要过错方,在于宝马车一行人。轿车追尾,且车头在非机动车道上,变道错误。

    2.短暂地调停后,混混男下车,小车中的女士无法制止冲突,三人围殴单车男。

    3.围殴单车男后,混混男没有收手,反而变本加厉,返回车内,持刀出来,砍杀单车男,无人制止。

    4.混混男砍杀几刀后,刀脱手,单车男争抢到刀(需要根据《司法鉴定》判断致命伤是否在此时产生),追击、反杀混混男。

    纵观视频和相关报道描叙的过程,全案,就是一个市井恶霸欺负草民,先违章,再围攻,继而刀砍,幸亏刀落,否则电动车男不死即伤。电动车男最后捡刀追砍纹身男,对着宝马司机一顿乱砍。网上有不良律师说是防卫过当?这简直是颠倒黑白,是非不分,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电动车男被逼到险象环生,刀刀致命的情况下,侥幸得已还击,应该是不幸中万幸,果断自卫,这有错吗?换了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还有机会思考自己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吗?估计任何人想到的都是自卫保命要紧。

    此事只能说,电动车男大命不死,幸而捡刀,有无限防卫权。如果纹身男还有作恶能力,岂非又面临生命危险?且纹身男逃窜后,再去取刀呢?再去纠集同伙呢?何况,电动车男自卫使纹身男丧失攻击能力而已。这完全是正当防卫行为,防卫者无罪。若定有罪,试问当时如果你在场怎么办?

    说防卫过当的人,真是别有用心惟恐天下不乱。马丁·路德·金有句名言:“历史将会记录在这个社会转型期,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喧闹,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这句话不是在中国说的,可说及的却像中国。有人指出,面对不公和邪恶,有些人表现出一种无为、围观、麻木、默许、纵容的态度,这叫麻木的草食性集体主义。请注意,具有草食性的是动物,指的是那些羊、斑马、麋鹿之类,这里却用来指代人,忽然有种悲哀的感觉。

    昆山砍人事件,让人看到了好人不再沉默的力量,坏人嚣张理应受到惩罚。从网友跟帖来看,社会的良知正在一步步的唤醒,邪不压正成为普通民众的共识。虽然有不同的声音助纣为虐但绝非是主流,虽然案件有待地方公安机关进一步的核实,而摆在眼前的事实成因面对坏人的嚣张的行凶,你我该如何选择捍卫自己的生命?无辜者为什么要沉默?面对明目张胆的暴行,施暴之时,都会让观者感到恐惧,趋利避害,可谓人类本性。在残虐的暴行面前,我们是要挺身而出,还是在生命垂危之际权衡利弊?面对穷凶极恶的暴徒这本不是一场平等的博弈,旁观与沉默,只可能使我们手中的砝码越来越轻,施暴者手中的戾气越来越重。

    面对社会热点事件,我们扭曲的解读,和不负责任的引导,只能是纵容暴力与罪恶大行其道,自己难道不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吗?还是马丁·路德·金的警告:“我们看到真相却一言不发之时,便是我们走向死亡之日。”

    被人提刀追砍反杀对方 不算正当防卫会不会太憋屈?

    昆山警方官微证实,无论是负责缉拿归案的警方,还是已经提前介入的检察院方面,从它们对外的文书描述上,似乎都对电动车主不利。检察日报官微有倾向地引用了一位律师的话,认为电动车主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超出正当防卫的范畴。这一意见受到更多网民的反对和反驳。

    网民的反对主要依据是,一个人正常骑行在非机动车道,却冷不丁遭到违规车辆追尾,事后得到的不是道歉,而是纠缠与暴力威胁,在多人殴打之下还被砍刀砍杀,这个人难道没有自卫的权利吗?如果司法机构要对电动车主判刑,法律鼓励的是什么,禁止的又是什么?

    除了这种总体上的反对意见,认为机动车一方违规在先,而后围殴电动车主,继而用砍杀来威胁,电动车主的人身安全处在危险之中,他有权利作出反抗,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至于宝马车主的死,要通过分解致命伤的形成,来判定防卫的性质,而不是教条使用教科书的定义。

    目前网络上公开的视频显示,可以看出宝马车主是主动带刀伤人,在刀不慎落地后,电动车主捡刀反攻砍死对方。相信即使同情电动车主的网民,也将抢刀作为转折点,将电动车主挥刀反击作为正当防卫中防卫过当的“证据”。但设身处地地分析,既然先动刀使用暴力的一方可以围殴、可以刀砍,在他没刀之后还会不会拿出其他凶器谁也没底,电动车主认为危险没有解除,继续追杀自卫合情合理。

    舆论浪潮中,宝马车主的身份在网上曝光。这位满是纹身的“带刀”者江湖人称龙哥,在这次砍人之前的十年间,基本上就是在牢狱中度过的,罪名涉及盗窃、打架、故意毁坏、敲诈勒索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泼皮社会人。但他的犯罪史当然不该作为他“活该被杀”的理由,但也从反面证明电动车者自认为有生命危险、进而连续反击有事实依据。

    当然,现在无论是警方还是检方,都还是初步的信息披露,尽管有倾向性,但也可能是工作惯性使然。更重要的是,还需要等待尸检报告的结果,让司法机关把致命伤的形成放在整个追杀与反杀的过程中去判断。刑案全程有视频且已传播广泛,案情不存在含糊的地方。

    话虽这么说,不管网民有多么同情电动车主,司法现实可能不那么乐观。搜狐号“数字之道”曾分析了中国裁判文书网上100份以“正当防卫”为由要求轻判的二审(终审)刑事判决书,仅有4份被法院接受,76份为故意伤害罪,20份为防卫过当。

    也就是说,在法官的裁量下,判定是不是正当防卫的硬标准,竟然是“别动手,跑”。由此可见,实施正当防卫的四个条件:前提(合法权益遭非法侵害)、时间(不法侵害正在进行)、对象(不法侵害本人)和程度(不超过必要限度,阻止对方伤害自己),法官裁决与一般人理解有很大悬殊。

    具体到昆山宝马车主砍杀电动车主反被杀死一案,电动车主要是追求一个正当防卫的结果,应该就不能去抢那个刀自卫,而是掉头就跑。可这样来说,他的电动车可能会宝马车主泄愤砸烂,社会人龙哥还能成全江湖“镇关西”的恶名——问题是,这样的法规下,正常人会不会太憋屈?

    总之,在现有法律下,实施正当防卫需要相当精巧的技艺,约等于刀尖上的求生,导致这一法条很难被普通人使用。山东于欢案后,昆山这一命案再次将正当防卫的自由裁量权推到风尖浪口。昆山法官是看着社会人龙哥几进宫的,电动车主在危急情境下的反击与反杀,是不是忠实履行了正当防卫的标准,理应被法官仔细斟酌。

    回顾昆山龙哥被砍死之前的18年,你就没见过如此的******!

    看这篇文章的时候,大家不要问我龙哥是谁,相信只要会使用手机,会上网的朋友都应该看了龙哥被砍死的视频,不管你看完笑没笑,龙哥真的是死了。龙哥的生命停止在2018年的8月27日,如果实在不知道的请自己百度昆山龙哥。然而27号的这一天,全国的网民都在替被滴滴恶魔杀死的女孩儿惋惜,并没有人关注龙哥。

    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会有愤怒、惋惜、怜悯、悲恨。当然还要有喜悦!于是在8月29号的这个晚上,龙哥的死讯横空出世了。与这同一天,最大的新闻只有:天津权健队0比2输给了鹿岛鹿角,演“魏璎珞”的那个演员跟央视耍大牌儿。然而这些新闻的存在,完全比不上龙哥的死讯更能让全网的人民欢呼雀跃。

    龙哥今年36岁,由于我的算术能力不太好,我他妈推算了半天才想明白他应该是1982年生人。如果一个人活好了,可能会有3个36年,一般人至少有俩。唯有龙哥,只活了一个36年,就把自己的生命交代了。

    龙哥的身材很魁梧,看上去要有个将近一米七的个头儿,可能是这些年的生活质量好了,所以在他被砍死的视频里,我们看到他的身材还挺胖。胖了就不灵活了,真的,在龙哥死后,我在网上看了他很多的照片合影,98%以上都是在与人推杯换盏之中。我不知道见天儿喝酒是不是龙哥生活的全部,但我知道,见天儿喝酒肯定胖。

    龙哥的全名儿叫刘海龙,在他36岁英年早逝的时候,我觉得除了怪罪自己当天喝了点儿猫尿不冷静之外,他还应该怪罪自己没托生在柳家,而是托生在刘家。尽管大家在8月29号的这个夜晚,很多人都看过龙哥俯卧撑和踢沙袋的小视频。但是刘海龙和柳海龙的差距,还真不是一星半点儿的。

    龙哥的祖籍是甘肃人,那里是他出生的地方,然而阵亡的地方是在几千公里以外的昆山。要知道龙哥的死,让我们普及了一个新的地理知识。因为如果他不死,我真的不知道江苏有个城市叫昆山。我不知道那里的景色有多美,我只知道那里不少人真的很喜欢纹身和戴金链子。

    龙哥背井离乡很早,不到20岁就已经离开了自己的故土。我不知道他的第一站是哪儿,但我只知道他成名的第一站,是我的家乡。北京市的东城区,就在我家门口儿,在离中南海最近的一个城区。龙哥的故事,就这么诞生了......

    那一年的龙哥应该还未满20岁,那一年的龙哥或许还没有纹身,那一年的龙哥还是靠“手艺”吃饭。他在我的家乡门口儿,凭借他矮小的身材,是馏门儿撬锁,逮谁偷谁。可龙哥算错了一件事儿,正值千禧年,北京又要申办奥运会,我家乡的警察是不会惯着他的。因为盗窃被判处四年半,如果有学法律的朋友或许会知道,这一定是数额巨大了。搁一般偷个电动车,公共汽车上弄个钱包儿,一年半载的也就出来了。可龙哥,干的还是个大案。

    龙哥应该很庆幸,2003年的时候,他没有在社会上浪荡,北京市的监狱那会儿也都在封闭******。他躲在全中国最安全的地方,逃避了一场叫非典的灾难。一年半之后,龙哥出狱了,可这时候的北京,或许龙哥真的混不下去了,于是他来到了江苏的昆山。我不知道在这个时候,龙哥是不是在昆山的某个纹身店找了一份工作。因为我知道,哪怕是2004年,北京这边儿的纹身价格也不便宜,以龙哥刚出狱的收入,是不可能在北京纹身的。

    有了纹身的龙哥,或许一发不可收拾,我能猜想到,龙哥或许也会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昆山的某个网吧里,对着网络那头儿陌生的QQ号说上一句:你知道吗?纹身也是会上瘾的!但是龙哥没有说瞎话,他真的上瘾了。他把全身纹的都是花里胡哨的,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够在生活中掩饰他身高的不足。不过他的纹身,可能是找了一个叫沈队长的******纹的。很多义愤填膺的人要人肉打沈队长,其实你们真的不用,全中国的纹身圈儿看见他的言论,已经想打他了。

    龙哥在昆山的日子里,真的改过自新了,他想忘掉在北京的那些罪恶。他没有利用矮小的身材,再继续做自己轻车熟路的勾当。不知是什么原因,龙哥居然学会打架了。在他出狱的一年后,龙哥急眼了,跟人动手了,可这次动手,换来的代价仅仅是拘留五日。当时龙哥可能觉得这事儿还成啊,我打了一架,才拘留我五天,比之前关了我四年强多了。

    五天之后,龙哥的名气可就起来了,或许在昆山很多孩子们都在传说着龙哥的事迹:这可是社会大哥,早年进去多少年了,你看人家,这次打架,不就关了五天?!龙哥可能也想过,对自己一直鞭策:低调!低调啊!可谁能经得住金钱与名望的诱惑呢?有了名气的龙哥,玩儿起了诈骗......但是龙哥忽略了一点,这事儿你不专业啊。

    昆山警方也没太惯着龙哥,2007年的3月,又给龙哥关进去9个月。在这一刻,龙哥心里可能想的是:我吃过见过!北京的监狱我都待过了,昆山的又能如何呢?9个月的时间稍纵即逝,龙哥赶在奥运会之前被放出来了。那一年的奥运会,北京城被拆的七零八落,但是治安好了许多,不知道龙哥有没有想回北京看看的欲望,但是回北京偷东西这事儿是不可能了,那一年北京的治安,比哪儿都严。

    龙哥没有回老家甘肃看看,也没有回北京,他在昆山整整的把奥运会看完。那一年的我还年轻,不知道奥运会的项目能不能像如今的世界杯一样******。可能龙哥也是赌了什么项目赌输了,当然这是我的猜测.......转过年来的龙哥可不太高兴,我不知道他的酒量如何,但我知道龙哥也是个爱喝酒的人。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真生气了,也许是赶上那会儿电视里《马大帅》的重播,龙哥学着里面儿的钢子,来了个叮咣打砸,这次砸的还不轻,昆山又判了龙哥三年。

    三年之后又三年,老子有几个三年?你不知道老子最后只活了12个三年吗?所以这次龙哥好好表现了,还争取了减刑,2011年的时候,龙哥只蹲了两年,就被放出来了。当龙哥再出来的时候,貌似昆山地区的混混们,看着这个不到一米七的小个子,开始肃然起敬。龙哥这个名号,在昆山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儿,也愈发的火了。

    到了2013年的时候,龙哥觉得自己行事儿了。身边儿也有了弟兄,自己的纹身也是通通透透。他再也不是当年在北京城偷东西的那个小贼了,这一年龙哥31岁了。他对自己的生活,还比较满意,于是他开始忘乎所以,他开始玩儿刀了!当上了刀客的龙哥,很心满意足,第一次出手就扎进了对方的左胸,然而这一次,被害人可能害怕于龙哥的名号,居然谅解了他。

    龙哥也是个男人,他开始迷恋上了歌厅,喜爱上了纸醉金迷的生活。从第一次拿刀扎人之后,可能昆山地区已经容不下他了,整个儿昆山都容不下他,何况一个小小的KTV?龙哥那天又不高兴了,但是这次龙哥没用刀,可能龙哥当时是看上了包房里的烟灰缸,给人家把鼻子打骨折了。

    12年又是一个轮回,从龙哥2001年进监狱,到了2013年,这次昆山地面儿上没惯着他,真给他办了。12年之后,龙哥又进去了。这一年,人们的微信开始普及,不知道当时会不会有龙哥的兄弟发朋友圈儿说:我们等着你回来。

    其实这12年之间,龙哥有七年多的时间都是在监狱里度过。当龙哥的兄弟啊,也挺不容易,老他妈得发朋友圈,当然我不知道龙哥有没有女人。如果有女人的话,她去演个电影都应该是个不错的演员。一遍又一遍的喊着:我等你回来,练也练得动情了嘛。谁说只有一句台词的角色不能出彩?每年夏天你问问监狱里给不给龙哥放西游记看,你问问他喜不喜欢沙悟净?

    2018年的这个夏末秋初,龙哥又喝酒了,他可能觉得整个儿昆山都已经是他的了。龙哥的车想走自行车道那就必须走,可能市长都不敢。他真的没想到一个骑电动车的汉子,敢那么的不卑不亢。在车上,龙哥可能还想着:我出来混也有十七八年了吧,这点儿事儿让小弟解决喽。可狗仗人势的小弟,并没能解决这个汉子,于是,龙哥下车了。

    这些年龙哥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健身,他或许觉得自己一个人可以像叶问那样打十个。可是,龙哥这么多年在监狱,他并没有赶上《古惑仔》那部电影的鼎盛时期,只有在出狱之后看过《叶问》,因为古惑仔里面说过:刀都拿不好,还怎么混?并且他也一定不爱看武侠小说,人家也说了:不会用刀的话,那刀就是别人带的。

    于是,龙哥,卒。

    人们都说这是一个大快人心的日子,但是我并不这么认为。我很不理解如此这般的一个劣迹斑斑的人,他居然能开上宝马,能衣食无忧,还他妈能有钱去歌厅。难道这不是对人们劳动力的一种侮辱和践踏吗?一个人难免一生中会犯错误,但是我相信很多读者如果看过我监狱系列的连载,都会明白,进过一次监狱不可怕!可这种进过好几次监狱的人,他打骨子里就他妈是一个坏透了的人,他真的应该拥有这样的生活吗?

    就包括在朋友圈里悼念他的那群******,我觉得昆山警方应该好好查查,先戴上手铐再查,基本没有冤假错案。龙哥在2018年8月27号的死,我真的不认为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儿,因为他就应该早死,从北京祸害到昆山,这种人居然还能有朋友,我真想对这个时代说声儿:去*********。还有我衷心的祝愿,每一个去参加龙哥葬礼的昆山崽子,他们有朝一日都能暴毙街头,你们多活一天,都是对社会有着重大的危害。

    最后想说的是,我记得外国有一个案子,一个残疾人的车位被一娘们儿占了,他过去理论。结果这娘们儿的爷们儿出来直接给残疾人推倒了,残疾人当时就掏枪开枪,崩死了丫挺的,事件的结果呢?

    网友扒信息,其实是反复探究过现场视频、对照警方和检方的格式化通报信息之后,已经对通报的信息内容有抵触、有失望的一种行为方式。他们觉得,经警方证实的信息,跟视频给出的信息不对称,基本的判断也落差太大。这时候警方提醒广大网友信警方证实的、不信同样可以作为补充证据、补充判断的信息,虽然法理上说得通,但情理上站不住。

    其实随着信息越来越透明,今天的执法与办案,都处在最接近阳光的地方。法治在进步,是跟网友法治意识的进步是处在同一个节奏中的。很多时候,网友既是监督者,也是智者。办案机关多听听网友的反映,多获得一些信息,肯定利大于弊。法治的正义,很重要的一条就是经得起社会的监督,经得起法律的检验。网友的判断错了,纠错很容易。用事实、用证据、用法律的准绳就行。而一旦办案的事实、程序、判断错了,兹事体大。这一点,很多伤害法治公信力的冤假错案,已经给足了教训。

    昆山砍人案,从发案之初就被社会所盯上,这是一件好事。司法够公正,就能够自信。办案可以不考虑网友的情绪,但必须尊重基本的事实,尊重法律的价值。在这段视频呈现的基本事实面前,谁是真正的受害者,其实并没有结论。但完全可以讨论和争论。办案机关千万不要低估群众的法律认知水平,不要低估了群众的判断。现在被盯得紧些,案子办得才会更漂亮一些。

    -END-

    《头等舱》(tdc8848)是一个传递精致、时尚、品味生活指南的微信自媒体平台。现在已获得10多万追求品质生活人士的关注。欢迎分享!欢迎关注!